破坏师阵营的劣势很大,三年的布局时间和身份的诧异不是那么容易追平的。但好在林风现在手上有足够三千喵人每天吃三顿,连着吃小半年的咸鱼!

趁着喵国政府现在不敢得罪自己,吱国军队还没有打过来的时间,林风领着人连夜把喵国从第一到第六的渔场全部打劫了一个遍!

截止到抢劫结束,林风杀了十多个被他认定为喵奸的喵国人,然后撬开了渔场所有的仓库,拉走了各厂的白多辆马车,拖着近百吨晒好的鱼干,和总共拐来得三千毫无斗志和目标的喵族准士兵,在二十多嗷国士兵的押送下,向着喵国的南方缓慢行军。

到此,林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向所有被他坑来、拐来、劫持来的喵人们,正式许诺:

“跟着我们走,顿顿有鱼吃!”

“打跑吱国侵略者,均分六大渔场!”

“以上所有承诺,由喵皇最宠爱的狸花公主作保!”

反正六大渔场在吱国的名下,林风慷吱人之慨也不怕将来有人追溯。

而狸花公主的真实身份是花不语,自己人给自己作担保也是毫无心理压力。

当然,即便是林风做出了政治承诺和有花不语的作保,他还是依然不敢让喵人们自主选择是否参军,因为现在问,仍然是会跑的一个都不剩。

喵人并不蠢!

相反,喵人其实精明得很,甚至于他们比吱人和汪人的智商都要高。

每一个喵国人都是哲学家,他们世俗,老道,善于表演,像顽石一样紧盯着自己脚下,那一亩三分地的利益。

对于喵人来说,少一分会心痛欲死,但多一分也绝不肯多看,因为他们知道那不是自己地盘上的东西。

这样一个所有人都太看重自己个人利益的民族,是很难团结的!

所以猫也是很少过群居生活的动物!

林风要做的就是将这群散碎的顽石烧成可以凝聚在一起的石灰,而他缺的就是一把烈火,一把能够足够焚烧掉喵国一切原有制度的滔天大火!

而这一把能让喵人国民性得到升华的大火,却不是能靠三两句政治许诺轻易点燃的,而是需要长时间的量变积累,林风能做的只是加转变的速度,而无法忽略这个过程。

就好像某年9月30日和10月1日这两天的国人的国民性并不会发生什么质的变化一样,靠一句两句政治许诺也不可能掀起什么火花。

可是距离一滩市不足三百里的北方,吱国军队早已将所到之处烧的到处火光烛天!

小鱼干城的战火刚刚熄灭,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三天,烧掉了大蝎辛辛苦苦立起来的木板城墙,烧毁了几代喵人搭建起的繁华街市,也烧跑了那些号称要誓死守卫小鱼干城的城防军军人。火还没有完全熄灭,此次征喵先锋吱四将军便骑着高头骏马,踩着军歌的节奏点,在两旁喵人的夹道欢迎中,慢悠悠地踏进了小鱼干城。

这场攻防战打得极为漂亮,吱国方面以十几伤零死的代价,轻松拿下了喵国的这座北方重镇,但作为这支先锋军的统帅,吱四并不是很满意这个战果。

“宝贝花要塞是喵国第一个投降我们的榜样,所以不能杀人。而小鱼干城是大伙打下来了,但依然不让杀人!呵呵呵,我们的吱皇可真是仁慈呢!”吱四将军坐在原大蝎城主的城主府内,正在大发脾气。

离吱四将军不远站着一位文士,此时他正尽心尽责地苦苦劝慰道:“将军息怒,这可是皇帝陛下的密旨,您还是要慎言。这万一被右丞相的人知道,参您一个心怀怨怼——”

“哼!”吱四对吱皇的密旨显然并不是很尊重,反而在对方苦劝之后,依然喋喋不休地埋怨道,“我军此来,不是为了征服喵国,而是为了彻底诛绝吱人万年以来之最大威胁。早先在朝堂上,大家不是说的很痛快么,为什么刚打下两城,他们就要变卦?”

文士继续劝道:“皇帝陛下和右丞相大人,也许有自己的考量。”

“那你就替我上一封奏折,说服吱皇。我等你七天时间,若是到时吱皇依然不改决定,那就恕我,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!”

啪!

吱四一拍桌案,那三寸多厚的桌面顿时碎成两半。

“将军,莫要动怒,莫要动怒。”文士又从袖口里取出一份未拆的信封,恭恭敬敬地双手递给吱四,“吱一大人说如果您发火了的话,就看一下这封信。”

“老大来的信,怎么不早拿出来?”

吱四拆开信件封口上的火漆,取出里面的信纸仔细看了起来。

但是他这一看不要紧,脸上竟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。只见他忽而眉头紧皱,忽而抓耳挠腮,忽而又咬牙切齿,看完之后仿佛不肯相信那信中的内容,又重新阅读了一遍方肯罢休。

待到完全看明白之后,吱四一抬头正好撞上了文士向他投来的好奇目光。虽然他知道文士是不可能懂得他们轮回者之间交流使用的文字,但依然马上扳起老脸,训斥道:“这是你该好奇的事情吗?!”

看到文士灿灿地退到一边,吱四却又主动讲起了那信中的部分内容:“告诉你一点也不妨,我们在喵国首都布置的暗线死伤惨重,吱三、吱五、吱六和吱八都为国捐躯了。”

文士一愣:“这世上竟然还有人,能杀得掉吱三和吱八先生那样的高人?”

“高人?失了手的人,就只能叫对方高人了。”吱四收起信纸,略有些不服气地说道,“既然上面怕那些高人煽动民心,所以要怀柔要温水煮青蛙,那我们就执行好了。”

接着他取出自己的令牌,对文士嘱咐道:“你去办几件事。一、把小鱼干城收拾收拾,让兄弟们别在城外风餐露宿了,全部住进来。二、在城外划一块荒地,把所有喵族人赶进去,以后那里就是他们的居住区了。三、为了两国的安定和谐,凡是年满十岁的喵人必须接受永久去爪手术。四、如有反抗者,格杀勿论!”

文士接过令牌,跪倒在地:“请问将军,龙猫族人该如何处理?”

吱四冷哼一声:“龙猫,便不是猫了么?”

“属下遵命!”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