岚公主现在觉得有点高哉,为什么呢?因为十多年前,西门宇去秦举那救她的时候,岚公主和西门宇发生了关系,岚公主沉迷于西门宇的厉害,突然很喜欢西门宇了。只可惜,西门宇哪里会喜欢岚公主,顶多就是跟她玩一玩。当时岚公主有点郁闷,觉得西门宇很高大上,自己配不上。

    可如今,曾经觉得高大上的男人,竟然比自己嫁的那个没出息的丈夫还弱小了。

    咦,顿时心里有点开心,好像扬眉吐气了一回。

    岚公主心里似乎在说:哼,西门宇,曾经你还看不上我,现在我嫁的丈夫比你强,踏入修仙领域后,你也不怎样嘛。

    当然,岚公主内心这么想,嘴上不可能表露出来,毕竟和西门宇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吃水果啊,这种水果你们的星球肯定没有。”岚公主热情的说。

    西门宇说:“没事,我自己会来,你去忙你的事吧,不用招呼我,我会在这里住两天,直到你女儿十岁生日过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事情要忙的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一直陪着西门宇喝水聊天,然后议论议论曾经一些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时我笑死了,秦举的妹妹和母亲都被你撕掉了裤子,秦举那畜生肯定气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秦举的母亲是你动手撕的,跟我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哦,哈哈哈,那是我一生中最舒畅的时刻,那段时间,和你在异兽大陆,确实很快乐,现在想想都回味无穷。”岚公主一脸回忆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。”西门宇有些惊讶,岚公主最快乐的时光竟然是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你被秦举如此欺负和虐待,你怎么还会感到快乐和回味呢?”西门宇说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是说,那个时候你来救我的时候,一直到回到家这一两个月时间里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不敢当啊,你最快乐的时光竟然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意识到不该说那些话了,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

    岚公主轻声道:“毕竟,那个时候只有我们俩,我们在一个山林里,住在你的圆球飞舟内,昏天黑地的做,现在都有点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呃!呵呵,你还记得这些,我都忘记了。”的确有这么回事,但西门宇肯定不会去想起,毕竟对西门宇来说,并不是什么美好回忆。

    突然,西门宇感觉到一只小手按在他的裆处,西门宇一看,是岚公主的手。

    “岚公主,你这,招待的太热情了点。”西门宇笑道。

    岚公主热情似火的看着西门宇,西门宇几乎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岚公主内心深处不断澎湃出来的热火,虽然她丈夫比西门宇‘强’那么一点点,可在那方面,他是永远给不了的。

    岚公主轻声请求道:“西门宇,我们再重温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西门宇摇头说:“岚公主,这样不好吧,我们现在是朋友关系,你都已经嫁人了,况且女儿都十岁了,这样不好,不好。”

    可是,有些时候,火已经烧起来了,什么理智都已经烧的片甲不剩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吧!”

    “西门宇,我发誓,你肯定也很久没有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!你怎么可以背叛你丈夫,给你丈夫戴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真不爽快,以前的你哪里去了,那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爽不爽快,而是不能,难道你和你父亲母亲一样?我已经害你母亲跟你父亲分裂了,难道我要再害你和你丈夫分裂?”

    “我丈夫不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失望道:“好啦好啦,算我没提过这样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站起身,对西门宇说:“你在这里坐一坐,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回到她的寝宫,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刚刚她已经水到不行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又回到西门宇身边,西门宇看见她换了一身衣服,似乎明白了,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天空传来一声喊叫:“岚岚,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岚公主忙说:“西门宇,我丈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笑道:“你看你看,我就说嘛,如果刚刚我真的答应你了,那现在就被你丈夫抓了个现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岚公主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,真是好险啊,幸亏西门宇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男子飞入大殿中。

    “何欢,你回来啦!陈年山楂采到了吗?”岚公主忙问。

    男子看着西门宇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哦,他是我曾经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男子问:“叫什么名字的朋友?”

    岚公主这才不得不说:“他叫西门宇。”

    男子似乎听到西门宇三个字,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岚公主说:“何欢,你什么表情啊,当初就说过了,谁也别在乎谁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我又没有说什么,你去忙你的吧,我和西门老兄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看了眼西门宇,警告丈夫:“你不准欺负他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。”

    岚公主这才拿着一袋子陈年山楂离去,她完全没必要警告何欢,欺负西门宇,她丈夫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好,西门宇道友!”何欢跟西门宇打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何欢,你好,何欢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何欢说:“对你,我已经闻名已久啊,今日终于见到你的真面目了,果然如是眉清目秀,英俊挺拔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什么?”西门宇问。

    “我和岚公主成亲之前,进行过一次深度的聊天,把彼此的过去都说出来,岚公主的过去中,说的最多的一个人,就是你了。包括你和她曾经发生过的那种肉的关系,我都知道了,所以,刚刚我知道你就是西门宇时,心里十分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!这样啊。”西门宇淡定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毕竟你和岚公主发生了再多,都是在我之前的事了,我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你真大度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