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罗绮啊,刘子乔是好人啊,一个害羞,扎实的小伙,可别错过了,况且他还是修仙者哩,又是你哥哥的好朋友,真的考虑一下,你们绝对是天生一对。”周迪又说。

    刘子乔很不好意思的喊道:“周迪,你别唧唧歪歪,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我就先走了,罗绮,你好好考虑一下,当刘子乔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前辈再见。”罗绮很得体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刘子乔却十分尴尬的不知道和罗绮再说什么了,两个人好几分钟都没话说。

    这时,经过一个屋子,里面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刘子乔连忙拜道:“参见原义前辈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也看向那男子,外表很年轻,长的很高大魁梧,原来这就是上上任京门门主,原义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刘子乔,今天怎么有空上我这走走。”

    罗绮也走上去拜道:“晚辈见过原义前辈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也同时道:“晚辈西门宇,见过上上任门主。”

    原义看着西门宇和罗绮,说:“刘子乔,这两位修炼者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两个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叫西门宇,她叫罗绮。”

    原义笑道:“一个是京门门主,一个是皇门门主,京门门主美貌无双,皇门门主英俊潇洒,哈哈哈,看上去倒是一对璧人,要是你们俩又是情侣的话,倒是有点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刘子乔轻声一呵呵,听到这句话很不舒服,他当然知道原义前辈不是故意这么说的,他哪里知道刘子乔喜欢罗绮,刚刚才被周迪表白了,不然原义再怎么样傻也不会说西门宇和罗绮很般配。

    原义也只是看身份地位,都是门主,门当户对,外貌又是男的俊美女的貌美,所以才有感而发,随便一说,没想到,捅到刘子乔的内心尴尬处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偷偷对罗绮眨了一下眼睛,十分得意的样子,心中暗道:“想必那刘子乔内心很不舒服吧,哈哈哈,他刚刚才表白,就被一个前辈说我和罗绮很般配,嘿嘿,这原义前辈,倒是挺口直心快的爽直的人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刘子乔道:“原义前辈,我带他们在这里逛逛,打扰了你静修,抱歉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刘子乔想带罗绮和西门宇离开,没想到原义道:“没关系,再怎么静修也得休息,既然来了,进入我洞府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前辈!”

    刘子乔无奈,只得进入原义前辈的洞府中。

    原义看着罗绮,叹息道:“罗伟当初是我很欣赏的人,没想到陨落了,实在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罗绮低头道:“谢前辈曾经对我哥的厚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罗绮是吧,希望你可以继承你哥哥的天赋,努力成长。你哥哥刚踏入修仙者行列就陨落,乃华夏的一大遗憾事,希望你早日踏入修仙者,成为我辈中人。”

    罗绮点头道:“前辈放心,我一定会的,我一定会飞升成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原义一笑,或者是觉得罗绮毕竟还太嫩,飞升成仙这样的狂言也敢放出,至少在地球这种环境里,想飞升成仙,等于做梦。

    原义看向西门宇,赞赏的点头道:“西门宇,还是你厉害。曾经我也是当过京门的门主,对世界上各个修炼大势力了若指掌。你以自己的能力,把太阳魂,高丽棒,北寒门给合并统一了,成立了皇门,让我们华夏族的血脉终归一体。嗯,你厉害,我也十分的佩服你,西门门主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恭敬的一笑:“原义前辈您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不必过谦,毕竟大家都是从修炼者混过来的,你厉不厉害我们很清楚,你的壮举值得称赞。你如此杰出,不知道你是师出何处?或者是哪个皇族等等大家族的?”原义有些好奇的问,是谁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西门宇忙道:“我并非出自任何一个大家族,我并没有什么家族,我只有四个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师父又是何人?他们应该是很厉害的吧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笑道:“我大师父叫宗倔,二师父人称鬼谷子,三师父傲天云,四师父是柳xx(抱歉,我也忘记了)。”

    原义有些愕然道:“竟然是傲天云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难道你认识我三师父?”西门宇问。

    原义笑道:“认识,不瞒你说,我和傲天云,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,竟然是老朋友的弟子,真是缘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,老朋友,你怎么会和我三师父是老朋友呢?”西门宇有些不信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年轻过,年轻时候也有几个好朋友,只是后来大家的差距越来越大,慢慢的就没了联系。”原义说。

    西门宇明白了,很赞同的点了点头。的确是,就像西门宇之前和常羽,司马圣,孔一真,周伯通等人一样,很要好的朋友,一起去历练什么的。可如今,差距越来越大了,迟早也会彻底没了联系。想必曾经三师父和原义也是一样,经常一起历练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原义问:“天云他现在怎么样?好久没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师父很好,实力是生化十五六阶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原义听罢叹息一声,西门宇知道他为何叹息,是因为三师父的境界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下,才生化十五六阶,如今一些小年轻都不止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也有一些老不死的,才潜能领域,这个又怎么能够以年龄来评判。

    “我都有点想念少年时那些个好朋友了。”原义眼神有些彷徨的说。

    “原义前辈,如果你觉得想念,为何不放下身段,去看望看望少年时期的朋友呢?我不懂修仙,但是,我觉得吧,既然会想念,自然会在心里留下念头,一念成魔,任何一个念头都会成为心魔,阻碍修行。何不去看望看望少年时期的朋友,了了心念,也许,心灵就畅通了,修为就更精进一层了。”

    原义惊愕的看着西门宇,若有所思。几秒后,哈哈笑道:“西门宇,佩服佩服,没想到,你一个修炼者,竟然理解的比我还透彻,厉害呀,好,我听你的,一定去。我,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谦虚的笑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