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半仙严肃的说:“没有生命线,很难在修仙者道路上走。所以,我感觉,当你踏入修仙生涯后,你估计就会死了。根据我的判断,你应该是被某个异界的修仙强者,至少也是度雷劫的强者所看重,作为渡劫失败后散修之用。你只是为别人而活,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跟你有交集,如果真有某个雷劫强者要拿你当备胎用,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吧,免得真的发生,被你连累,总感觉你是一个煞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见到我就装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想和你有交集,你最好现在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打扰你了。”飞走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几乎可以确定了,他之所以没有生命线,真的是被某渡劫强者培养的代替品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这时,算半仙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西门宇停下来问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是不是有一枚纳戒?”算半仙问。

    西门宇一怔,算半仙追上来问这个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想抢西门宇的纳戒?西门宇变得警惕起来。语气不善的问:“前辈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一枚纳戒,而且,纳戒里还藏着一个残缺的灵魂,我想应该是一个上古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你想做什么?”西门宇紧张道,要是算半仙想抢他纳戒,那西门宇真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我想干嘛?把你的戒指给我一下。”算半仙说。

    西门宇心中一怒,妈比的,果然是想抢西门宇的纳戒。

    可是,西门宇怎么能够给他,如果纳戒里没有婉君前辈,西门宇倒可以给他算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样做不道德吧!”西门宇忍着怒气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前辈莫非是想要我的纳戒。”

    算半仙道:“你想多了,我算半仙虽然会抢别人的东西,但你的纳戒对我吸引力不大。我只是想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此话怎讲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宇小道友,其实我挺怜悯你的命运,我不惜耗费一些意识力替你演算了一番,我觉得你的杀身之人,就藏在你身上,一查探,你身上果然有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人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皱眉道:“前辈,我不知道你的意思,难道不是那个渡劫强者未来要了我的命?”

    算半仙有点迷糊道:“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我总感觉不对劲,我不惜耗费巨大的意识力一演算,预感到你未来的死,和那渡劫强者无关。那渡劫强者只与你没有生命线有关联,但你最后的死亡,却另有他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演算的没错的话,你最后死在你身上的人,你只需要告诉我,你纳戒里是不是有一个残缺灵魂存在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不瞒前辈,的确有,可我不太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算半仙一叹息,道:“那就没错了,西门宇,我有心挽救你一命,你必须把纳戒里的残缺灵魂杀死,因为,你未来的死,将会是她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不信,婉君前辈怎么可能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那个残缺灵魂叫做婉君了。我不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,以我的修为推算你这个层次的,我又精通这方面,应该不会错的,这个婉君,必然是未来杀死你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有心救你一命,你却不信我,西门宇小道友,你与我相识一场,也算是一场缘分。那渡劫强者的劫难我无法破解,但这个跟你生死相关的人,我倒可以给你去除,把纳戒拿出来吧,我让你灭了那残缺灵魂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坚决道:“不,前辈,谢谢你的好意,我不相信婉君前辈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算半仙问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看来这命运真是主动了,就算有踏人干涉也无法改变那结局。西门宇,我给你推算的是,你会死,而且不用几年后,并且死在你身上的人之手,你好自为之吧。但愿我推算的,都是错误的。”算半仙不再强求,他有心救西门宇,可西门宇不受救。莫非真是冥冥中注定了西门宇的死局,别人破坏不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坐入圆球飞舟中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婉君前辈就是最后杀死我之人?为什么,婉君前辈应该是我的福星才对,怎么会是她杀死我。我的生命线就应在她手上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西门宇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的应该把婉君的灵魂灭掉,以保万一?可是,万一那算半仙是坑我的呢?是他跟婉君有仇故意要杀掉婉君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算半仙不认识婉君前辈,第二,如果算半仙真的和婉君有仇,要杀死婉君的话,根本不需要西门宇的同意,直接抢到戒指就行了,哪还需要征求西门宇愿不愿意。说明算半仙不是出于他私人目的,是真的想帮助我一次,算是相识一场的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可算半仙也说了,推算推算,有真有假,没有人敢说一定是真的,但也没有人敢说是假的,万一算半仙修为不够,或者是脑子出了差错,假的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心七上八下的,如果婉君前辈未来真的是让西门宇陨落的人,那西门宇毫不犹豫的会想办法除掉她。

    这时,戒指里传来婉君的灵魂信息。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精力波动好大,发生什么事了?”婉君问,她似乎刚刚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婉君前辈,你醒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为什么精力波动这么大?都把我强行震醒。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!”西门宇当然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吧,即使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,还是你自己说,你的精神波动都是针对着我的,一定和我有关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想了想,说道:“我刚刚碰到一个擅长推演的修仙强者,他说,我没有生命线,最后会应验在你身上,就是最后杀死我的人,是你。他刚刚想帮我灭掉你的灵魂,我没有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唉,难怪你的精神力波动如此针对着我,西门宇,你是我的恩人,我怎么会杀死你,你不要乱想,推算说白了就是猜测,一点点小预感,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。我不可能杀死你的,我和你无冤无仇,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,杀死你作甚,别想太多了,那人如此误导你,真不是好人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