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绝品狂徒 1506南宫鸡的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风云无忌笑道:“西门宇当初两次拒绝和你成为一对,后面我们拒绝庇护他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皇甫静叹息一声,现在和西门宇几乎没有可能性了,彼此实力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风云无忌拍了拍表姐的肩膀道:“姐,不要过早的把心思放在男女情感上,我们的路都还很长。我有信心超越西门宇,只要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无忌,你一定要超越西门宇。”

    在南宫皇族。

    “仙铃,差不多了,你应该回你自己的家了,总不能一直在娘家住,你才刚嫁过去,这影响很不好,今晚就回家去吧。”澹台仙铃的父亲说,逼着澹台仙铃回到南宫家族去,因为澹台仙铃已经嫁给了南宫鸡,她的家已经在南宫皇族去了,这里只是她的娘家而已。

    澹台仙铃自从上次被西门宇抓住,然后自己回家之后,直到现在将近二十天都没有回南宫家族。大家都理解,以为她当时受到了惊吓,以及初出嫁的小媳妇,所以任由她在娘家住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她的父母开始催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回去。”澹台仙铃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,南宫姬是你丈夫,你不回到丈夫身边,天天在娘家算怎么回事,快点回去。别等南宫家族的人自己过来请,那样就伤害了大家的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,什么丈夫不丈夫的。”澹台仙铃就是很反感回到南宫家族。

    “丈夫是你的天和地,我们两家是世交,况且现在我们澹台家族青黄不接,后继无人,逐渐的衰退了,更加不能断了世交这个传统,快点回家去。”澹台仙铃的父亲严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的,澹台家族,最近百年来,越来越走下坡路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,澹台仙铃也是很强的人,可是,澹台仙铃这类的家族后辈,毕竟还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澹台仙铃被强迫送回了南宫皇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回来了吗?”南宫鸡声音有些冷的对澹台仙铃说。

    “哼!”澹台仙铃一哼,心中暗道:“你这个死太监,自己都太监一个了,还敢在我面前装什么男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鸡看着自己美丽的娇妻,好像一把把刀在他心里狠狠的刺。本来是多么美好的事,洞房花烛夜,拥有美娇娘的初夜,可是,老婆的初夜被西门宇夺走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好吧,初夜失去了就算了,至少还个美娇娘还是他的老婆,虽然没了第一次但跟她做依然很爽,是人生的一大快事。

    可是,西门宇把他变成太监了,更可恶的是移植到他的脸上,害他要把头包的紧紧的,生怕小叽叽露出脸来。

    所以,看着这么漂亮的美娇娘,南宫鸡却只能看,无法得到,心仿佛被刺刀狠狠的宰

    澹台仙铃只好住在南宫家族,而且还是他和南宫鸡的新房里。

    南宫鸡因为怕被老婆发现他脸上有叽叽,所以不得不强迫自己在隔壁房间去睡。

    南宫鸡不敢被任何人知道,他脸上有叽叽,连他家族的人都没被知道,现在每天都包着头,假装一副头还受伤的样子。可总有一天,纸包不住火的,头受伤也不可能一直不好吧,南宫鸡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没有跟澹台仙铃在新房里一起睡还更好,澹台仙铃还巴不得呢。别人不知道,澹台仙铃却是知道为什么,要不是如此澹台仙铃还真不敢放心的回来住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了,此刻隔壁的南宫鸡,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。

    他看着镜子中把自己的头包的死死的白布,他慢慢的,心中忐忑的一圈一圈的拆开白布。

    已经半个多月了,半个多月前,他被西门宇把叽叽移植到他脸上去了,之后西门宇放了他。可是,南宫鸡马上就把他脸上的叽叽割掉了,所以才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这不,一下子就过去半个月了,南宫鸡一直不敢拆开白布,就是怕那个被他割掉的叽叽,会不会真的又长回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,南宫鸡鼓起勇气,他一定要拆开来看一下,是不是又长回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来到了卫生间,把门关紧,他很怕被澹台仙铃看到,甚至被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一圈一圈的白布从他的头上被拆下来,他包的很紧。

    终于,只剩下最后一层了。

    南宫鸡的手开始抖了起来,他很怕掀开最后一层,发现自己无法接受的结果。

    西门宇一咬牙,把最后一层纱布揭开。

    南宫鸡看见,他的脸上,长着一根白白嫩嫩的小叽叽,看上去像是婴儿的小叽叽一样,小叽叽的根部,长着几十根细心嫩嫩的黄毛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南宫鸡顿时昏倒过去,倒在卫生间。

    天哪,西门宇没有骗他,真的割掉了又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上次他割掉的,是原原本本的下面移植上去的,比较粗比较大,那毛也是黑乎乎的。他当时全部都割掉了,一根毛都不剩。可是怎么现在,又一根像婴儿一样的叽叽长出来了,而且还要嫩嫩的黄毛。这才半个多月,是不是意味着,继续长下去,脸上的叽叽又会长到成年男子的大小?那毛也黑乎乎起来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南宫鸡就这样昏倒了。

    可是,再怎么昏倒,也必须面对现实的。

    所以,凌晨三点时,南宫鸡醒来了。一照镜子,没错,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不要,呜呜呜。”南宫鸡这回没有再昏倒了,痛苦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南宫鸡的叽叽是长在脸上去了,但南宫鸡的膏丸,还在原来的地方。所以,南宫鸡准确的说不是太监,因为太监是没有欲/望了,南宫鸡的膏丸完好无损,所以他有正常人的欲/望。西门宇就是要让他如此,有欲/望,会像女人,可是,没叽叽,连撸管都没法撸。说错了,有叽叽,只是在长在脸上。

    什么?能不能试试用脸上的叽叽搞女人?

    别逗了,那脸上的叽叽除了装饰,让南宫鸡看上去更像鸡以外,没有任何功能的。

    ∷更新快∷∷纯文字∷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