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ps:宗香听人说,明天是世界末日了,明天就真的就是了吗?宗香又听人说,南宫家族最强者顶多才起源十五阶,真的就是了吗?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柳江南说,地球之外肯定没有外星人,真的就没有外星人吗?)

    正文: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这时,一把剑眨眼就飞下来,从南宫鸡和澹台仙铃的中间穿过,隔断了澹台仙铃和南宫鸡牵着的红布条。

    “砰!”剑顺势插到地上,因为剑卷起的风,马上在大堂里刮起,把所有人都吹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澹台拜月第一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南宫浩紧随其后,迅速的飞出大堂。

    南宫浩比南宫鸡大十岁左右,已经三十六岁了,早年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,最近十年,他跟随家族的一些隐修先辈,才三十五六就达到生道十二阶,是南宫家族顶层的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西门宇已经飞到了南宫家族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澹台拜月第一个飞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南宫浩也飞了出来,看着半空中的西门宇吼道:“是哪路妖魔鬼怪敢在我南宫家族闹事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西门宇站在半空中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,穿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膜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,纷纷抬头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啊,是西门宇!”

    “那是西门宇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当认出西门宇时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南宫鸡也已经冲出来了,看到西门宇大惊了一下,随便怒道:“西门宇,你竟然没死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一哼:“你都没死,我怎么会死,南宫鸡,就你也配结婚,本来今天我想在你大婚之日把你的头颅砍下来。可是,我突然发现,就这样把你杀死,是不是太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想了他二师父,如果就这样一刀把南宫鸡杀了,那西门宇感觉根本无法解恨。

    现场没有几个人感觉的出西门宇的境界,能够感觉的出西门宇实力的人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皇甫静同样也在下方,她很久才反应过来,问身边的风云尊者:“娘亲,真的是西门宇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风云尊者心中骇然的点头,因为她完全感觉不到西门宇的境界,而且看着西门宇有一种让她心颤的感觉。

    皇甫静忙问:“西门宇什么实力了,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风云尊者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总之,比我强很多很多,估计和南宫浩一个等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遥远的生道领域?”皇甫静有一种心碎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愤怒中的南宫鸡对着他大哥吼:“大哥,给我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南宫浩纵身一跃,往西门宇射去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西门宇一挥手,一道掌印打在南宫浩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南宫浩瞬间就往后飞,直到看不见,起码也飞到数千米之外去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在场每一个人,心都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西门宇随意一掌,就把南宫浩打飞了数千米。

    本来也准备动手的澹台拜月顿时就止住了手脚,生生的停住了。他感觉的出来,西门宇比他强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在场这么多人中,也就澹台拜月和南宫浩最强,大家都指望着澹台拜月出手。

    澹台拜月忙道:“这位壮士,请你稍息,我是澹台皇族的澹台拜月。今日是我们两家联姻之日,还请你高抬贵手,不要捣乱,有什么恩怨,等他们拜堂成亲完毕再说,好吗?请给我这个面子!如何?”

    澹台拜月当然不认识西门宇。

    虽然西门宇当年在华夏很红,但澹台拜月是那么强大的人,怎么可能去关注基因生化领域的事。京门里有多少个生道领域的强者,澹台拜月几乎都知道,其中最年轻的都三十岁了。而西门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生道强者,让他完全没想到。

    西门宇看着澹台拜月,这个人接近五十岁了,修炼到了生道十五阶,也算是挺强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跟南宫鸡的恩怨,请你不要插手,否则,我西门宇绝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现在底气很足。

    虽然南宫和澹台家族,肯定有生道和大道的强者,甚至修仙者,但西门宇可以肯定,数量不多,而且一时间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可今天是他们成亲的日子,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,还请你通融一下,有任何事情,难道比结婚还重要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西门宇放声大笑,真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西门宇不想跟这个澹台拜月纠缠,身影一动,飞了下去,两只手各提一个,把南宫鸡和澹台仙铃都给抓走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轻易的就拜托了澹台拜月的追踪。

    西门宇把南宫鸡和澹台仙铃带到了一个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放开我。”南宫鸡怒火的大吼。

    西门宇见南宫鸡到这个时候了,依然还对西门宇大吼大叫,一点也没有后悔的样子,心中更怒。

    西门宇一脚把南宫鸡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南宫鸡,你还敢跟我后一句试试!”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有种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西门宇正想一脚踩死他,可是,西门宇突然感觉一点也不解恨,南宫鸡四十次也无法弥补他杀死二师父的恨。

    西门宇心中很抓狂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普通人,他的父母被一只毒蛇咬了一口死掉了,然后他抓住了那只毒蛇,狠狠的打死毒蛇,可是,根本无法解开失去父母的恨,打死毒蛇千次百次也无法把恨填平下去。西门宇此刻就是这种感觉,踩死南宫鸡太简单了,可二师父再也回不来。

    “不,南宫鸡,我不杀你,这样杀了只会让我更加的痛苦,我要你痛苦,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如何一步步的把你的家族搞垮,最后,我再杀了你。现在,我就让你痛苦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走向澹台仙铃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澹台仙铃害怕的问。

    西门宇把澹台仙铃往沙发上一抱。

    “西门宇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嘶!”西门宇用力一扯,澹台仙铃的新娘衣服被车烂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道:“仙铃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继续撕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