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宇接着讲道:“两女子走上了鸳鸯池,顿时春,光尽泄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众气血上涌,脸色越憋越红。

    “两贵妃在鸳鸯池边追逐嬉笑,胸前圣女起伏,上颤下抖,下面的那两片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。”所有人忍不住的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,这话也讲的出来,李伯再怎么露骨也没说到这个份。

    西门宇笑了笑,这样也受不了?那接下来的还怎么讲。

    尽管大家惊讶于西门宇的大胆,可没有人反对讲下去,于是西门宇又开始讲了起来:“那李驸马,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马上冲了上去。两手各抓住两个贵妃的一只,一只,一只……

    “一只滑溜的手?阻止他往下摸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一只奶兔。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。”人群哗然声大起,这还真是个大胆的尝试,不管老的少的,口水直流,脸红扑扑的,真恨不是自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两贵妃大惊,见是李驸马,喝道‘大胆李驸马,你不知道这是后宫吗?’。”

    一听众问道:“该不会驸马一听吓的又灰溜溜的走了吧!”

    西门宇接着讲道:“李驸马听是后宫,竟没有半点惧色,煮熟的鸭子岂能飞了,哈哈大笑道:‘今天你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!嘿嘿嘿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。”一阵淫笑声从最顶楼响起,听众手心里冒出了汗,简直比李驸马还紧张,兴奋。

    “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李驸马的对手,李驸马把两人推到,然后…………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李伯问了,臭小子,玷污了贵妃,看你会不会被株连九族,李伯气呼呼的说:“完事后该被砍头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李伯一说,马上就有性情中人附喝道:“宁为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忙摇了摇头,大声道:“不是,都不是,完事后李驸马对两贵妃嘱咐道:‘贵妃,刚才真是不好意思,一时失控了,此事你们知我知,还有天知地知,千万不要说出去,不然,我被处死了,可你们俩不是被砍头就是打入冷宫’。嘱咐完后,李驸马不再多做逗留,转身便走,却听得背后两贵妃同时喊道:‘驸马还会来吗?’本故事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这样也可以?”大家瞠目结舌,片刻后统统哈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无耻,卑鄙,下流的故事,不过,我喜欢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以后你给我们说书吧,我愿意每天出一块银币。”

    观众纷纷要求西门宇给大家说书,西门宇说的故事好听多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哈哈笑道:“抱歉,我不是干这行的,今天只是偶然兴起,以后还是李伯给你们说书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感觉十分的遗憾。

    西门宇又不是来这混日子的,他今天只是想看看李伯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,所以才这么无聊的来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直到现在为止,西门宇没有看出李伯有任何的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妈比的,真是浪费了一个上午。

    中午,西门宇和李伯回到家里去。

    秦晴正在纳鞋,她每天都是纳鞋,然后拿去卖,再换米来吃,日子过的很苦。

    西门宇无法理解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,为什么秦晴会在这里过这种苦日子,她在地球上再怎么也不至于没饭吃吧。

    李伯有些奇怪,平常的这个时候他回来,君然都已经在做午饭了,可今天,君然还在纳鞋,没有去做午饭。

    李伯走到厨房里,打开米缸。

    原来,米缸每米了。

    “小然,唉,每米了你怎么也不说。”李伯深深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君然忙道:“李伯你再等一下子,我这双鞋子马上就做好了,我做完这双鞋子就马上拿去先卖掉,先买点米回来。这几天……米消耗的有点快,所以,你放心,我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西门宇一愣,这几天米消耗的比较快,这不是因为西门宇在这里的缘故吗?

    “唉,怎么穷成这样,秦晴啊秦晴,这君然到底是你还是谁?为什么她在这里过着如此清贫的日子,而手上却带着一个仙器,这到底是闹哪样啊。”

    西门宇身上也没钱了,现在他们都把西门宇当成普通人,西门宇也不好使用精神力去催眠富翁,弄一大把钱回来。

    西门宇说:“要不这样吧,中午不吃饭了,午饭和晚饭一起吃。李伯,走,我们现在去酒楼,下午我来说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然很歉意的看着西门宇和李伯,她很自责无法按时让大家吃饭。

    西门宇和李伯又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西门宇叹息道:“这贫民窟的日子关我什么事,为什么我现在却不想走了呢?我完全可以去催眠个富翁,再多钱也不在话下,我怎么还去说书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忘了我本来的事,就算引起秦晴的出现,打扰了我,我的主要目的依然是想办法获得名天经的女人,我要强件名天经的女人,我要升级。秦晴的君然在这里跟我有什么关系,好乱啊。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到了酒楼了。

    酒楼还有很多人在喝茶。

    西门宇走上讲坛。

    “各位,今天下午,我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名称叫‘我守一座空城’”

    于是,西门宇就把他曾经写过的那本小说给从头开始,详细加简略的叙述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西门宇的语言亲和力很强,很快就把所有人都吸引了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六点,西门宇终于把他这本书的全部内容讲完,获得了无上的掌声。

    西门宇大声道:“大家都凭良心,如果你们觉得好的话,就多少给点赏钱吧,实不相瞒,我家揭不开锅了,不然我岂会亲自出马。”

    几百个听众,都很乐意掏钱,会这么悠闲来这里听书的,都是有钱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西门宇就得到了三十多个金币,这相当于平常人三年的收入。

    西门宇拿着三十个金币给秦晴。

    “小晴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你,反正我就当做你就是小晴了,这是我今天下午给你赚回来的钱,你收着吧!”

    李伯马上绘声绘色的说西门宇编的故事如何如何的厉害,秦晴看到这么多钱,很是开心,心心中对西门宇竟然隐隐有些感觉,想起了李伯之前说,给她找一个可以照顾她的男人,想着想着,脸红了起来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